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當前位置:新媒動態 > 新聞資訊 > 國內新聞 >

山東濟寧:一起合同詐騙案拖了8年嫌犯被取保的不為人知黑幕

2019-05-07 17:17 記者觀察網 點擊次數 :

山東濟寧:一起合同詐騙案拖了8年嫌犯被取保的不為人知黑幕

 

     光華社記者趙平  羅莉報道  山東濟寧的韓華向記者反映他公司的一起詐騙案被拖了8年,至今沒有結果。犯罪嫌疑人被取保候審,被騙的 667萬元至今分文未追回,造成公司癱瘓,無法正常運營。韓華提起這件事,心情非常氣憤。他說當時他的吉恒煤業公司貨物被騙600多萬,這些人還騙了微山盛鑫公司240萬元,犯罪嫌疑人呂利華2014年12月14日被 萊蕪警方抓獲,萊蕪警方于2014年12月18日下午移送微山縣公安局,19日上午呂利華被取保候審。期間呂利華退贓170萬元,全部給了微山盛鑫公司,韓華的吉恒公司至今沒有得到分文。韓華說,嫌疑人被抓到之后 ,公安機關辦權力案、關系案,暗箱操作制造燈下黑。從2014年12月19日到2018年3月案件沒有任何進展,把5個犯罪嫌疑人中的3個變成了證人。得知這一情況后,2018年5月韓華向微山公安局和微山檢察院申請追加 犯罪嫌疑人,2018年10月微山公安局和檢察院找韓華做筆錄,亓環波被追加為犯罪嫌疑人后,于2019 年1月退贓35.8萬元,被微山公安局辦理了取保候審手續,未向微山檢察院提請批捕。其他3個犯罪嫌疑人檢察院以 證據不足,事實不清不予批捕。李淑光于2019年2月被批捕,2019年4月28日案卷被檢察院退回公安局補充偵察。韓華說,這個案件是人為操作,黑幕很多,他手上有原經偵隊長和宋局長的通話錄音,大家一聽就明白 。

     記者查看了韓華攜帶的材料,并進行了核實。魯網記者于2017年7月4日對韓華的案子進行了采訪和報道,齊魯網、鳳凰網、中國社會民生網、中國經濟 輿情觀察網等多家媒體進行了轉載。記者在網上查到韓華的多次實名舉報帖子,他說自己所寫的內容句句屬實,自己愿對自己發的東西負法律責任。

     這起詐騙案,聽韓華說是省公安廳直接插手為呂利華辦理的取保候審,開脫罪責。在當前反腐形勢這 么嚴峻的情況下,還有公職人員敢于為犯罪嫌疑人辦人情案、關系案,背后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真相和秘密,請看韓華的控訴材料和錄音證據。

     記者希望有關部門重視此案,督辦此案,查處違法違紀人員,依法追回贓款,維護受害人的合法權益。記者將持續關注事件進展,并做追蹤報道。

     下面是韓華的反映情況材料和錄音證據

實名舉報材料

     我叫叫韓華,男,漢族,身份證號碼:370421196412173237,戶籍所在地:山東省滕州市濱湖鎮西黃 莊村人;向您反映的問題也于2018年9月26日以電子郵件和書信兩種方式向中央掃黑除惡第五督導組實名舉報過。中央掃黑除惡第五督導組將我的舉報材料轉交給萊蕪市公安局萊城分局耿建濤警官調查。耿建濤警官 于2018年10月11日找到我在費縣公安局河東派出所記錄了我的問詢筆錄;筆錄記錄一月之余,我便發短信給耿建濤警官,了解調查進展。耿建濤警官于2018年11月14日給了我短信回復,內容:“你好,韓華:你舉報呂 的事,關于詐騙,不屬于我局管轄,建議你再去原辦案單位問詢;關于打架、持有槍支、非法拘禁的問題,經調查在萊蕪未發現該呂涉嫌該類犯罪。另外:如果你有其他事項可再聯系”。我認為,耿建濤警官對于我舉 報呂利華為首的團伙及團伙成員將詐騙來的非法所得他人財物,以別公司及別人名義用于非法購買鐵礦、豪車、別墅等及涉及到背后保護傘問題沒有調查;對舉報呂利華等為首作案涉及到多地。耿建濤警官在短信中 只告知:“經調查在萊蕪未發現該呂涉嫌該類犯罪”。對我舉報的濟南、泰安、濟寧、臨沂等地沒有調查;我看到此回復后,多次給耿建濤警官發短信、打電話,提出質疑,并要求給予書面回復公函。截止到2019年1月 28日耿建濤警官多次在電話里對我的說法是:“呂利華及呂利華背后的上級省政府、省公安廳的領導們就不是我們基層民警能辦了的事,我們辦不了就是辦不了,沒有為什么?我們局領導也不答應給你公文回復函”( 以上內容留有錄音,錄音為證)。

 

     一、舉報問題。

     1、呂利華為首等多人團伙,多年以來在濟南、濟寧、臨沂、泰安等地糾集社會不良人員持刀具槍支打 架、聚眾斗毆、實施詐騙(2011年詐騙多家公司及個人,沒有向公安機關報案的淄博一公司、臨沂的劉艷麗、微山的楊成山、石禮銀等涉及被詐騙煤款600萬元以上、向公安機關報案:山東吉恒煤業煤款667萬元、微 山盛鑫公司煤款240萬元)、非法拘禁(萊蕪公安立案)將詐騙來的非法所得用于以別人公司及別人名義下在萊蕪非法購買價值近億元鐵礦山、豪車、別墅;在泰安購買價值500余萬元商務樓等犯罪事實。

     2、2014年12月18日至今,山東省公安廳經偵總隊正、副主要領導濫用公權力,插手干預“呂利華等涉 嫌合同詐騙案”派公職人員赴微山縣公安局給呂利華“說情”撈人。并為其脫罪等包庇縱容犯罪,提供保護等問題。

     3、微山縣公安局原經偵大隊大隊長劉代啟、辦案人裴中彥等公安官員濫用職權,瀆職枉法,辦權力案 、關系案、暗箱操作,炮制“燈下黑”等違規執法過程。

     4、經微山縣公安局辦案人于2018年10月20日至2019年1月份期間偵查,犯罪嫌疑人亣環波于2011年利 用臨沂市政府主要某領導的影響力入干股與呂利華、藺開圣、亣東林、李淑光等合伙以做生意的名義,租賃場所,實施詐騙,非法所得35.8萬元,亣環波將35.8萬元非法所得于2019年1月份退贓到微山縣公安局帳戶里 。據微山縣公安局經偵大隊主要領導向舉報人陳述:“亣環波退贓35.8萬元后,辦理取保候審手續,2019年2月份向微山縣檢察院申請逮捕的有呂利華、李淑光、亦東林、藺開圣;微山縣公安局辦案人沒有把亣環波向 微山縣人民檢察院提請逮捕”;亣環波將非法所得退贓后,是否屬于犯罪。

 

     二、舉報人訴求。

     1、將舉報人舉報的以上4項問題,督促相關部門依紀依法深挖徹查。

     2、2014年12月19日山東省公安廳經偵總隊正、副主要領導受省政府什么級別領導的請托為呂利華“詐 騙犯罪”提供保護?依紀依法查明此領導的職務?

     3、2014年12月19日早(黎明)公安廳經偵總隊哪位領導打電話指使濟寧市公安局經偵支隊的知情警官 代替微山縣公安局辦案人匯報?讓急于釋放犯呂利華的?

     4、2014年12月19日省政府、省公安廳經偵總隊赴微山縣公安局“說情”撈呂利華的此行領導們是受誰指 派的?他們是省政府、省公安廳什么職務的領導?他們各叫什么名字?

     5、山東省政府某領導與山東省公安廳經偵總隊正、副主要領導之間是權力尋租還是利益鏈輸送?

     6、呂利華、亓環波與背后省政府某領導是什么關系?

     7、省政府某領導、公安廳經偵總隊正、副主要領導與呂利華、亓環波之間是否存在利益鏈輸送?

     8、2014年12月19日給呂利華辦理取保候審是人保還是財保?如人保,依法是否符合擔保條件?如財保 ,保證金是多少?將姓名、職務、保證金額多少調查清楚?

     9、2011年亓環波靠臨沂市政府主要領導的影響力入干股。2018年10月至2019年1月期間,經微山縣公 安局辦案人偵查核實亓環波非法所得35.8萬元,并于2019年1月份將非法所得35.8萬元案款退到微山縣公安局帳戶里。退贓后,依法是否屬于犯罪?

     舉報呂利華為首多團伙涉黑涉惡及背后“官傘、警傘”問題。督促相關部門,逐項依紀依法深挖徹查。舉 報材料詳細內容附后,敬請詳閱明察。(舉報人有大量關于劉代啟、裴中彥等公安官員執法過程的錄音、錄像、書證材料,可隨時向調查部門提供)

 

 

詳細材料

     舉報人叫韓華,男,漢族,身份證號碼:370421196412173237,戶籍所在地:山東省滕州市濱湖鎮西 黃莊村;因被騙債臺高筑,現無居所,四處漂泊流浪,舉報問題如下幾點:

     一、案件基本情況

     2011年3月初呂利華到舉報人公司的洗煤廠采取詐騙手段將煤拉走,舉報人屢次討要,呂利華等人都以 各種借口拒付(將詐騙到手的煤冶煉焦炭轉移出去賣掉后攜款逃匿),舉報人再次于2011年12月30日前往討要煤款時,人去樓空,電話失聯,人逃匿。當天舉報人及業務經理樊運勝、李軍三人在呂利華辦公室里發現 寫有請保密:“2011年3月份財務報告、萊波公司2011年3月份股東投資計息單、股東投資證明、合伙協議書”(復印件附后)。閱后,如夢初醒,他們并不是在經營,而是在以公司名義行騙。從2012年元旦到2016年元月 16日,舉報人到萊蕪、臨沂兩地找呂利華等人,找不到人。無奈之下舉報人于2012年1月16日向濟寧市公安局報了案。報案被詐騙煤款6673368.06元(接受刑事案件登記表復印件附后)。2012年3月15日濟寧市公安局 立案(立案決定書復印件附后)偵查。同期,濟寧市微山縣公安局接到微山縣盛鑫公司被詐騙240萬元煤款的報案,系同一詐騙團伙所為。濟寧市公安局于2014年10月22日通過山東警務警綜網絡平臺,將兩案網上合 并,并交由微山縣公安局負責查處。

     二、呂利華被萊蕪警方抓獲移交微山后,辦案人員劉代啟、裴中彥等公安官員積極為犯罪嫌 疑人開脫。

     呂利華于2014年12月14日被萊蕪警方抓獲,萊蕪警方于2014年12月18日下午移交微山縣公安局。原經 偵大隊長劉代啟、裴中彥等公安官員于2014年12月19日上午,將歸案不足半天的犯罪嫌疑人呂利華退贓170元后,給其辦理取保候審,釋放回家了。退贓的170萬元案款,全部給了微山的受害公司(注:2014年11月4 日上午據劉代啟坦言,微山的受害公司是微山縣公安局劉某華領導的親戚。有證人在場,可作證)。舉報人公司受害的667萬余元案款至今也未分得分文。

     1、山東省公安廳經偵總隊正、副主要領導公權濫用,插手干預“呂利華等詐騙團伙涉嫌合同詐騙 案”(2014年12月14日至今)為呂利華、亣環波等詐騙團伙“詐騙犯罪”提供保護。

呂利華于2014年12月14日被萊蕪警方抓獲,萊蕪警方于本年本月18日下午移交微山縣公安局。原經偵大隊長劉代啟、裴中彥等公安官員于本年本月19日上午給到案不足半天 的嫌犯呂利華辦理取保候審釋放回家了(注:詐騙數額特別巨大,無重大疾病,不具取保候審的法律條件)。辦理取保候審釋放回家的原因:據劉代啟和濟寧市公安局經偵支隊知情警官兩人向舉報人坦言:“山東省公 安廳經偵總隊正、副主要領導,受人請托,插手干預此案,急于讓放人”…

     (1)2014年12月23日舉報人找劉代啟催問案件,劉代啟坦言“呂利華被抓獲后,省廳經偵總隊正、副 主要領導、市局分管經偵副局長、我們局的主要領導都出面了,領導們決定,當然也有我(指劉代啟)的成分,就給他辦理取保候審手續。之后,由省政府的、省廳經偵總隊的、來給呂利華“說情”的領導們將呂利華 接走了…”

     (2)當舉報人得知呂利華被釋放回家的消息后,直返回濟寧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找負責并案警官,找到 并案警官說明來意時,與并案警官對桌辦公的知情警官向舉報人擔言:“給呂利華辦理取保候審之事我(知情警官)最清楚,上星期四(2014年12月18日)”我在省廳里匯報中區的案件,辦完當天沒能回(濟寧),住 在哪里了,第二天天還沒有亮,總隊領導就打電話給我,不讓我回,讓我匯報你的案子,當時連支隊長都不知情,接著我打電話向支隊長請示后,才留下來匯報的……”舉報人隨口問知情的警官:“你又不是該案經辦人 ,為什么讓你匯報,不讓微山公安的辦案人去匯報呢?”知情警官回答說:“總隊領導急于讓放人,哪天是星期五,微山公安辦案人再去匯報,人當天就放不出來了…”

     (3)2015年1月23日,舉報人又再次找劉代啟催問案件,在劉代啟辦公室里,他用訓斥的口氣對舉報 人說:“你想想,我迫著壓力,我迫著壓力,你理解這個事,如果我不頂著壓力呂利華會退給王志生(微山的受害公司)一百七、八拾萬元錢嗎?韓華你別光看表面,你仔細動腦子想想,我守著王志生,守著哪個屌日 的(呂利華)讓我把省廳的熊屌日的、省政府的熊屌日的家伙們,來接他的,他什么親戚,讓我熊一頓,恁別這事哪事的,我給恁一點屌嘛也沒有…”(注:以上內容留有錄音,錄音為據)

     (4)2016年3月17日,經偵總隊的劉勇帶領七人“專家組”到微山縣公安局指導辦案,其指導并不是讓辦 案人依法執法,而是為經偵總隊正、副主要領導插手干預該案推卸責任,繼續為呂利華脫罪,讓其逃避刑事追究。在所謂七人“專家組”的指導下,裴中彥在案件的所謂辦理過程中,按照劉勇七人“專家組”的旨意,為 把涉嫌合同詐騙刑事案件演變成合同經濟糾紛民事案件,把詐騙團伙成員亓環波(省政府某領導的原工商系統上屬領導的兒子,2011年靠其領導的政府影響力入干股在臨沂市合伙詐騙嫌犯)、亓東林、藺開圣由犯罪 嫌疑人演變為本案證人,給詐騙團伙串供、毀滅證據提供機會,創造條件;裴中彥還委托微山縣信衡會計事務所幫該詐騙團伙“偽造虛假財務審計報告(此內容信訪事項處理意見書復印件2、3頁附后并顯現)書”。

     2、劉代啟、裴中彥等公安官員濫用職權,瀆職枉法,暗箱操作,辦權力案、關系案,炮制“燈下黑”, 任性執法過程。

     (1)辦權力案

     呂利華于2014年12月14日被萊蕪警方抓獲,萊蕪警方于本年本月18日下午移交微山縣公安局。劉代啟 、裴中彥等公安官員于本年本月19日上午,將到案不足半天的特大詐騙嫌犯呂利華辦理取保候審,釋放回家。呂利華詐騙數額特別巨大(注:山東吉恒670萬元、微山盛鑫240萬元、還有沒報案的微山的石禮銀、楊成 山、臨沂的羅艷麗、淄博公司計600萬元),無重大疾病,不具備取保候審的法律條件。

     (2)辦關系案

     嫌犯呂利華于2014年12月14日被萊蕪警方抓獲至本月19日上午辦理取保候審期間,呂利華(家人)退 贓170萬元。退贓的170萬元全部給了微山的受害公司,舉報人公司受害的667萬余元至今未分得分文。追贓的170萬元全部退給微山受害公司的原因是:“2011年11月4日在劉代啟辦公室里守著眾人,當著舉報人的面劉 代啟親口說出的:“微山的受害公司是局領導劉某華的親戚,劉某華領著微山的受害公司多次找劉代啟(有證人在場,可作證)。

     (3)暗箱操作,炮制“燈下黑”執法過程。

     呂利華抓獲、追贓、退贓、辦理取保候審,劉代啟、裴中彥等公安官員既沒有告知舉報人,也沒有向 舉報人調查、執證。劉代啟、裴中彥等公安官員將呂利華抓獲、追贓、退贓、辦理取保候審等事實向舉報人“保密”。舉報人認為,同一個案件中的兩個同樣的受害人,同一個詐騙團伙,同一個執法機關執法、執行同 一個案子,且又同是劉代啟、裴中彥執法,卻產生出不一樣的待遇。劉代啟、裴中彥等公安官員暗箱操作,炮制“燈下黑”,演繹出一個戲臺兩出戲…。

     (4)肆意妄為,任性執法過程。

     首先,2015年7月31日將抓獲不足半天,就辦理取保候審的犯罪嫌疑人呂利華,在沒有調查,其他四犯 罪嫌疑人也沒有到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前提下,移交起訴,完全違背法律程序,對檢察機關公訴辦案人所列補查提綱不予依法補查。

     其次,2016年3月17日,省公安廳經偵總隊的劉勇帶領所謂的七人“專家組”到微山縣公安局指導辦案, 其指導并不是讓辦案人依法辦案,而是為經偵總隊正、副主要領導插手干預該案推卸責任,繼續為呂利華等脫罪,讓其逃避刑事責任追究。在劉勇七人“專家組”的旨意下,裴中彥等人在案件執法過程中,按照劉勇七 人“專家組”旨意,將犯罪嫌疑人亓東林、藺開圣、亓環波演變為證人。裴中彥首先給詐騙團伙提供串供的機會,創造毀滅證據的條件。然后裴中彥又幫該團伙委托微山信衡會計事務所“偽造財務審計報告書”(注:附 信訪事項處理意見書復印件2、3頁附后顯示)。

     三、李淑光被萊蕪警方抓獲后,裴中彥等公安官員“執法”過程。

     李淑光因涉嫌非法拘禁罪于2018年3月1日在青島被萊蕪警方抓獲,萊蕪警方于2018年3月末因涉嫌合同 詐騙移送微山縣公安局。

     1、2018年4月23日舉報人接郭芳慶警官電話通知:“到微山縣公安局記詢問筆錄”。郭芳慶警官在記筆錄 前告訴舉報人說:李淑光到案后,經偵查呂利華、亓東林、藺開圣有涉嫌合同詐騙重大嫌疑,已將呂利華羈押到微山縣刑事拘留所,藺開圣、亓東林因病,我們大隊主要領導、局分管領導在萊蕪給他倆辦理了取保候 審。目前四犯罪嫌疑人都采取了措施。當聽郭警官說完后,我隨口問了郭警官,我控告的是五人涉嫌合謀詐騙,怎么沒有亓環波?郭警官告訴舉報人說:“之前,藺開圣、亓東林、亓環波都是本案的證人,李淑光歸案 后,經偵查藺開圣、亓東林涉嫌詐騙,亓環波不是你說他詐騙就是詐騙的事”。舉報人告訴郭警官說:“不是我說他詐騙,而是我當時在他們辦公室里發現四份書面材料”,這四份書面材料充分證明他們是涉嫌合伙合謀 詐騙事實。

     2、2018年4月28日接到郭芳慶警官短信告知:“韓華,你好。我局今天將涉嫌合同詐騙的犯罪嫌疑人李 淑光等人向微山縣人民檢察院提請逮捕,特此告知”。

     3、2018年5月2日,我向微山縣公安、檢察遞交了書面申請,申請應依法將亓環波列為犯罪嫌疑人。

     4、2018年5月6日接到微山縣人民檢察院批捕科王科長:以“證據不足,事實不清”未予批捕的電話通知 。

     5、2018年5月8至9日赴微山縣公安局、檢察院了解什么事實不清?什么證據不足?經偵大隊主要領導 告訴我說:“我們認為能達到批捕的條件,檢察院不予批捕,我們按程序復議”;微山檢察院批捕科主要領導、檢察院分管領導、主要領導告知我說:“微山縣公安辦案人向微山縣人民檢察院報請逮捕的材料不完整,連 本案材料的十分之一也沒有報,只報七車媒的調查材料,事實怎么能清楚?證據怎么能充足?”批捕科王科長接著又說:“我們給公安偵辦人又列出10條補查提綱,讓辦案人補充偵查了…”。之后,舉報人多次申請依法 逮捕五犯罪嫌疑人,并于2018年10月20日,在微山縣公安局再次記錄了追加亓環波為犯罪嫌疑人的問詢筆錄。

     四、追加亓環波為犯罪嫌疑人后,裴中彥等公安官員“執法”過程。

     1、2018年12月20日我再次赴微山縣公安局催問案件時,見了經偵大隊的政委和分管經偵的副局長,他 們說:“剛把五犯罪嫌疑人傳到微山公安才三、四天,本應依法對亓環波、李淑光采取刑拘措施,由于病因還是沒能依法采取刑事拘留措施,他們都回去了,正積極退贓”。

     2、2019年1月29日我再次赴微山縣公安局了解案情時,經偵大隊的主要領導,縣局分管領導告訴舉報 人說:李淑光已依法采取刑事拘留措施;亓環波把非法所得現已退到微山縣公安局帳戶里。之后,給他辦理了取保候審”。

     3、2019年3月26日舉報人再次赴微山縣公安局催問案件,經偵大隊主要領導、局分管領導告訴舉報人 說:“呂利華、亓東林、藺開圣、李淑光已于2019年2月份向檢察院報請逮捕”;亓環波將35.8萬元非法所得也于2019年1月份退贓到微山縣公安局帳戶里。之后,辦理取保候審,沒有向檢察提請逮捕申請……分管領導還 告訴舉報人說:“檢察院于2019年2月18日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沒有對呂利華、亓東林、藺開圣予以批捕;只對李淑光以非國家公職人員受賄罪、予以批捕。至于你問什么原因“事實不清?什么證據不足?”不予批捕 ,你去問檢察院”。得到分管領導的說辭后,當日下午我便找到檢察院批捕科主要領導、公訴科主要領導、檢察院分管領導、主要領導問詢。經檢察四位領導現場回復確認,原因是:“公安局執法人裴中彥等公安官員 把檢察院公訴科辦案人郭檢察官于2015年12月8日列的7條補查提綱、偵監科于2017年12月8日下達的“呂利華等涉嫌合同詐騙案”在2014年12月19日的違法糾正告知書、批捕科于2018年5月8日列的10條補查提綱,統統都 沒有依法補查。

     4、截止到2019年4月28日“呂利華等人涉嫌合同詐騙案”的結果:

     (1)李淑光因非國家公務員受賄罪微山縣公安局于2019年3月28日向微山縣檢察院移交起訴,已于 2019年4月28日退回微山縣公安局補充偵查。

     (2)呂利華、亓東林、藺開圣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未予批捕。

     (3)亓環波于2019年1月份將非法所得35.8萬元退到微山縣公安局帳戶里。之后,辦理取保候審。2019 年2月份微山縣公安局沒有向檢察院提請批捕。

 

     綜上,舉報人認為劉代啟、裴中彥等公安官員如此“執法”目的有兩點:

     1、為插手干預該案的上級領導們推卸責任。

     2、為五犯罪嫌疑人達到重罪輕處,瞞弄過關、脫罪,逃避刑事責任追究。

 

     為此,我再次懇求上級領導督促相關部門依紀依法深挖徹查呂利華、亓環波等涉黑涉惡逐項犯罪事實 及背后的保護傘問題,盡快破案,追回我的損失,維護受害人的合法權益!

 

     特此聲明:以上內容是劉代啟、裴中彥等公安官員“執法”真實過程,如有不實或誣陷,舉報人將承擔因 此所產生的一切法律責任。

 

          舉報人:韓華

          電話:18953747066

          時間:2019 年 5 月 6 日

 

 

 



(此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僅代表作者言論,由此文引發的各種爭議,本網站聲明免責,也不承擔連帶責任。)

(責任編輯:主編)
文章人氣:
(請您在發表言論時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律法規,文明上網,健康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
  • 山東濟寧:一起合同詐
    山東濟寧:一起合同詐騙案拖了8年嫌犯被取保的不為人知黑幕 光華社記者趙平 羅莉報道 ...
    山東濟寧:一起合同詐騙案拖了8年嫌犯被取保的不為人知黑幕
  • 是誰在制造冤假錯案,
    是誰在制造冤假錯案,為啥知道了是冤假錯案又不抓緊改正 采訪山東省淄博市桓臺縣馬橋...
    是誰在制造冤假錯案,為啥知道了是冤假錯案又不抓緊改正
  • 第二屆“一帶一路”國
    新華社北京4月23日電 題: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哪些看點值得期待? 新華社...
    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哪些看點值得期待?
  • 向海圖強春潮涌——黨
    新華社北京4月22日電 題:向海圖強春潮涌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關心人民海軍建設發...
    向海圖強春潮涌——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關心人民海軍建設發展紀實
首頁 | 新聞資訊 | 財經股票 | 科技新聞 | 汽車資訊 | 娛樂八卦 | 體育新聞 | 房產樓市 | 旅游資訊 | 健康養生 | 明星時尚 | 主持人主 |
江苏快3开奖结果今天